焚如

反正都删干净了妈鸡老子终于可以痛痛快快讲出来。
我他妈写东西首先是自我娱乐!当然有人喜欢有人评论我会非常非常非常高兴!
但是能不能尊重我打的tag和写的cp???
我吃邪教冷cp不代表我不吃主流热门cp!
我不吃我为什么要辛辛苦苦写那么多??!
而且娱乐ooc日常。好,爽文,趣味。然后嘻嘻嘻地跟我说这个不吃那个不吃谁谁谁怎么是这样的?
老子乐意!
现在删干净了,粉丝该清的也清了。天下太平。
我也不用辛苦写文了。麻痹当我不忙是不是。

舒爽。

不写了。就这样叭。
随缘得见。

红衣佳人白衣友,朝与同歌暮同酒。
镜里红衣对坐看,白衣潇洒水中眠。
一坛一壶换一盏,横竖都是一人来。

感觉剑三真是个非常神奇的游戏。满打满算玩了也有四年了,从苍雪龙城才算正式开始接触pvp【苍云出来前没满级也不懂怎么玩】。大二很是沉迷了一段时间,后面因为某些事情就默默放下了,随便玩玩小号和休闲。从95之后基本就闲置了,随随便便晃到了重置版,于是a掉。偶尔去网吧看看风景。

基三的门派认同感强到可怕。比如玩了三年多万花的我,玩天策的闺蜜,等等亲友。经常是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上线截图,我还是爱去仙迹岩,她还是爱去凌烟阁。执念一般。

其实也很少去玩;我们现实都非常忙,硬件设施也不够。

昨天上午暂时抛弃论文,跑去学校附近的网吧要了两个小时去看。时间太早,连同主城都没什么人。随手接了新大战去打,穿着不知几赛季前的老装备勉强过了去,有些微妙的过气之感。我玩得不早,只是选的职业太早。到新职业新机制运作当下,也许有些东西,的确只能叫情怀。

放下剑三之后沉迷了布袋戏,看得很慢。只不过那是另一个江湖了。只是入坑时cp上的惊鸿一眼至今念念不忘,斩龙七段律,是郎讨命来;结果是从古早的血印补起,只在剪辑看过这个当年一眼荡魄的角色。后来慢慢地了解了很多事情,说来无聊,不谈也罢。

还记得那句,想我们转笔抄书几度春秋,如今吾践红尘,只愿此去功名有准,早开阁画麒麟。

很荣幸可以给各位带来欢乐
只是我

为什么能写大篇段子的我,还是会日常感觉情绪低落甚至药丸………
毫无热情继续下去。

梦里有铺天盖地的火
熊熊燃烧在枫树的枝上号哭咒骂

虽然随手加过几个同好群……cp也有角色单人也有,聊天倒也不是聊不起来……
总是觉得莫名地痛苦,毕竟不是自己非常热爱的…
和别的群友道友确实能够建立起来不错的关系…为什么还会有这种感觉。
保持微笑也没有办法强求自己继续焕发热情了。
薄情寡义得很呐。

深夜赶稿。莫名想到一些事情

因为有过参加葬礼的经验,也有了一些需要去扫墓的理由。
墓园往往远离市区,规模不小。自然也分三六九等,好坏贵贱的区别。其实远离市区的风景往往都不错,植物也很茂盛。
也不知是学西方的习惯还是怎么,总是一群人打扮得黑鸦鸦地来,黑裙黑西装黑高跟鞋,手里捏着香,点着黄纸。也带着捧花;翠簪生的经验是一大束百合。
白露君周年的前一个晚上,翠簪生倒是好奇了很久为什么是百合。到底没有问。
百合便百合罢。
有人婚礼用它,有人扫墓用它。花还是花,无甚区别。
曾经自诩面冷心狠;后来也正视自己,还是个软弱心肠的普通人。从前看电影看书,听些故事也会流泪;现在反倒流得少了。或者想不通为什么;或者干脆不去想他。
年纪长上去,便不爱看些生离死别,悲惨壮烈的戏。约是心里清楚那会有多痛。所以害怕再次感同身受。

爱是很珍贵的东西。
生与死也是。